記得小弟很久以前就因為氣胸動過刀,

只是那時候老北還在,甭需要我們這些哥姊費心。

然而就在月初的時候,

因為醫生診斷他脖子上的腫瘤有明顯暴走的跡象,

況且形成在肩頸上的腫瘤原因有種種,

事不宜遲要立刻斬草除根...

 

影

 

他是我的弟弟,小我整整十歲,

雖然我們的戶口名簿上同父卻不同母,

但是他的身上仍然流著陳家的血液,不然呢?

小的時候他很欠揍,常常仗著她母親的氣勢凌人,

茶來張口飯來伸手,和我們的處境完全截然不同,

偶爾我會偷偷的欺負他,

『二姊來了』這句話對他確實挺有用的,

賴床的時候會立刻彈跳起來,哭鬧的時候會立刻摀嘴...

他的母親對我們極為不友善,甚至讓我們被迫離開老北。

曾經,我有滿滿的怨恨,不能理解,在我叛逆的青春期,

但是嫁為人婦已經十多年了,也逐漸釋懷,

如果當初老北也能給阿姨相當的愛,

我相信人的本性不至於會如此,

也承蒙了她那些年的不理智,造就了我們早熟與獨立的性格。

 

後來,阿姨也改嫁了,老北幾年後也走了,

除了小弟大學四年來我每個月匯給他的幾千元生活費,

畢業以後的租房子跟學貸,都靠他自給自足。

我們也曾經苦口婆心的勸導他能夠搬來桃園讓我們就近照顧,

可是他總是推託著要一個人在台北生活,

或許是跟老北習慣了居住在台北,或許是那裏的妹比較正。

不過也慶幸的很,猴子媽媽有雅量,

在老北離開後的這幾年來,

每年的團圓飯都會邀請小弟來家裏吃飯並且住上幾晚,

三不五時的也會跟著我們一起回去給老北上香。

 

那幾天,睡得不好,

雖然拉開窗簾就可以近距離看到店台北的地標101,

可是醫院的刺鼻味讓人感到窒息,

小弟的一舉一動翻個身,我都緊張到要跳起來。

但是我們好久沒能這樣獨處了,有營養的也聊,沒營養的...

病房裏三姊弟的笑聲此起彼落也是極珍貴的回憶。

而且看到小弟的同事跟朋友接二連三地來醫院探視他,

儘管也得跑上跑下的買飲料買點心招待他們,

但是看見小弟能夠經營好自己的人際關係,也是樂見其成。

 

手術一切順利,除了血塊退散的慢了些得延遲出院,

倒也是無傷大雅,反正終究平安就好。

收拾好行李,一回到家我倒頭就昏昏大睡去,

但是心裏總還是隱隱地掛念著,我的小弟。

也希望他真的能夠感受到我們對他的愛始終存在,

畢竟老北已經不在,他的母親也選擇了她的選擇,

哥哥就像爸爸,姊姊就像媽媽,

或許沒辦法做到盡善盡美,

但是我們的肩膀上會永遠留一個位置給他,

相信在天上的老北,也會很欣慰我們這麼做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馬KiKi 的頭像
野馬KiKi

就在這裏落腳吧,目前進行整修工程...

野馬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