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離異後的兩三年,

野馬跟著哥哥姐姐被老北暫時安頓在白沙屯爺爺家,

他說等到新生活一切就緒以後,

就會來把我們接回身邊。

記得有一天,猴子媽媽帶著新朋友去學校偷偷的看我們,

放學的時候我與媽媽並肩而行卻故意放慢腳步,

隔著與那位先生約十公尺的距離...

 

楓葉.jpg

 

野馬當時嘟起了嘴巴我說,

我不喜歡那個阿伯,他好胖,而且看起來很壞...

媽媽沉默了好一會兒沒有多說甚麼,

只是頻頻問著我等等去通宵吃剉冰好不好?還是紅豆雪花冰...

原來那時才小學一年級的我就會以貌取人了,真是糟糕,

壓根子沒想到老北已經做出了選擇,

媽媽也應該振作了,展開自己的新生活。

 

不久後,媽媽跟阿伯簡單辦了婚宴,

倒是一起生活後的那幾年,野馬跟阿伯還是相敬如冰,

可能是他的臉確實凶狠長得不怎麼好看,

更有可能是我的青春期特別反骨,老愛跟他們唱反調。

其實我真的忘了要感謝他,

願意給媽媽一個遮風避雨的家。

 

嫁給糟老頭之後離開了家,說來也汗顏,

當自己的扮演的角色從女兒變成了媳婦以後,

這下子果然立刻有所領悟,

有時候不見得是你努力地去討好別人,別人就理當喜歡你,

你可以對家人直率的生氣,但是在夫家可萬萬不行。

阿伯講話有時候真的是吼,超重機一台,

倒是仔細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

 

他其實是很疼我的,

印象中他只要沒擺攤做生意的時候都在算明牌,

而且這輩子也不知道講過幾百回了,

瑩仔,要是伯仔中大獎一定會拿幾佰萬給妳,

讓妳輕鬆點過日子。

還好我始終相信事在人為,凡事得靠自己,靠雙手,

畢竟自始至終,他從來沒算準過,

我也懶得去做發財夢。

 

幾年前,老北往生的時候,

阿伯完全捨棄了自己的立場,

要媽媽多多參與和協助我們辦後事,

沒事的時候就待在家裏幫忙摺元寶跟蓮花,

他其實內心是很柔軟的,只是不擅於表達情感。

記得某一天,我突然鼓起勇氣的抱著他說,

伯仔,我的老北已經不在了,

可不可以以後,讓我好好的孝順你?

那一刻,他笑的好靦腆...

 

這些年來,我們的關係變得非常好,

好到甚至他們夫妻倆起了爭執,

我會選擇站在阿伯這一方,

因為事實上我們都很瞭解媽媽的脾氣超倔強。

偶爾塞點錢給阿伯當零用、

也會三不五時就請他去吃大餐,

當我們越來越享受這遲來的和諧關係的時候,

這個秋天,

阿伯被診斷出了肺癌,情況並不樂觀。

 

那天,野馬哭了整晚並且一夜未闔眼,

原來看似最堅強的人其實最脆弱,

幾乎都哭到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就像鹹蛋超人,

感謝嘎眯這位心靈導師,默默的陪伴著我。

這陣子,野馬收拾起了眼淚,

跟姐姐來回往返醫院間,

並且不時的上網爬文關於肺癌晚期的醫療與照顧。

阿伯數不清已經靠著嘶啞的聲音說幾回了,

這輩子真不知道如何報答我們的恩情...

他還說如果哪天他死了,一定會報準幾支明牌,

我總是翻白眼的說,不要來干擾我的睡眠。

 

我知道,未來的路肯定曲折,

更明白我們的一毛錢必定將成兩毛錢這樣花,

我們必須迫切的做些取捨,

減少吃大餐,斬斷了想旅行的念頭,

在我們能力範圍內能做到的,一切盡力,

只求阿伯餘生能活得開心,走也要走的灑脫。

伯仔還想去哪裏、想吃甚麼,別客氣,有我們在,

對你說過的話我不會忘記,會好好孝順你的,

也請原諒我小時候的不懂事,常常對你不禮貌,

可是現在我長大了,雖然肩膀小小的不大,

但是絕對會挺出來成為你跟媽媽最有力的後盾。

相信我在天上的老北不會吃醋的,

他應該沒那麼小鼻子小眼睛...

 

 

在此,

感謝財團法人聖保祿胸腔內科李忠恕醫師,

與林口長庚呼吸胸腔科枋岳甫醫師,

謝謝您們崇高的醫德以及無私地給予協助,

這份感激之情絕非幾隻土雞跟幾盒水果禮籃可以言喻。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那麼,就開始作戰吧...(握拳)

 

近來野馬會減少訪文與PO文的頻率,

請見諒,分身乏術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馬KiKi 的頭像
野馬KiKi

就在這裏落腳吧,目前進行整修工程...

野馬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