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三月二十六日晚上七點多,

糟老頭來電店裏說他下班了,正從台北往回家的路上...

八點半多的時候,突然接到國道警察的電話,

就說先生的貨車擦撞到國道護欄,

人就呆坐在貨車前方已經失去知覺也無法言語,

要跟我確認身份並通知我到某醫院的急診室做筆錄,

接下來,野馬突然一陣昏天暗地,連基本的思考能力都已經喪失。

 

陪伴。.jpg

 

急診室裏陸續湧進了許多關心我們的親朋好友,

面對著眼前這位不停嘔吐且完全失去意識的枕邊人,

野馬哭到幾乎癱軟,怎能接受這是事實!

謝謝林大少跟林夫人從苗栗趕來,伴隨著我徹夜未眠,

晴天霹靂的檢查報告結果出爐↓

左 腦 神 經 栓 塞 , 急 性 缺 血 性 腦 中 風

麻煩請扶我一把,謝謝。

在急診室裏枯坐到清晨四點半,糟老頭轉到了加護病房,

離開醫院時天已微亮,

迎面而來的那一道曙光感覺格外諷刺...

 

三月二十七日,糟老頭的昏迷指數仍然偏高,

當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告知野馬,

先生左腦栓塞的面積過大有生命危險,

而且壞死的除了左腦細胞還有語言神經,

大中風後未來必定留下不容小覷的後遺症,

走出加護病房後我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婆婆緊緊抱著我任我宣洩。

 

三月二十八日,糟老頭的意識時而清醒,

左腦中風導致右邊的手腳肢體與聽力都受到嚴重影響,

卻沒有感受到醫院有任何積極的作為。

姐姐透過了南部某大醫院神經外科的權威協助轉院,

跳上救護車,我們頭也不回地直奔台北榮總,

生平第一次坐過桃園→台北這麼快的車,

姐姐說,妳不知道外面的車都主動列隊讓開嗎?!

也是,一路上我始終專注低著頭看著糟老頭,

壓根子都忘了自己坐的是救護車。

抵達了台北榮總急診室以後,

醫護人員隨即幫先生做了一連串的檢查,

糟老頭的意識仍舊時好時壞,卻始終緊緊握著我的手,

在徬徨無助中尋找最熟悉的安全感。

原本以為可以在急診室陪著先生留宿一晚的,

沒想到凌晨又因為腦水腫持續擴大發出了病危通知,

糟老頭又被推進了加護病房。

就這樣野馬一路從台北又哭回家,

這也是野馬生平第一次坐過台北→桃園最慢的車,

又是一個輾轉難眠的夜,就連睡覺也不敢關燈,

淚水止不住的流著,我好想一直一直守候在他身邊...

 

三月二十九日,睡眠依舊不到四個小時,

早起準備加護病房需要的清單,

出門前先安撫一下公公的情緒,怕他受不了打擊。

白天的會客時,糟老頭緊緊抓著我的手眼角不停的流著淚,

我只能忍住淚水告訴他別怕,一切有我在。

晚上的會客時,糟老頭又呈現了昏睡的狀態,

因為腦水腫的關係確實會讓中風患者意識時好時壞。

我一邊按壓著他的右手右腳關節,一邊與護理師交談。

 

三月三十日,糟老頭的意識清晰很多,

但是同時也代表著他知道的真相更多更多,

意志力變的非常消沉,甚至揮揮手作勢要我走,

野馬寫了一張大大的紙條放在他枕頭邊↓

你開心,我就跟著你開心,

你難過,我也會比你更難過,

可是我還是很愛你,可不可以不要趕我走...

 

三月三十一日,主治醫師說他復原的快可以暫時停止投藥,

復健師早晨也來評估過,會為糟老頭開始設計復健的課程。

為了不再被他的情緒起伏牽動,怕他又消極地想趕我走,

會客的時間我不再把眼神關注在他的表情,

就若無其事地幫他修剪手腳指甲,專心幫他做基礎復健。

其實就為了每天可以會客的中午、晚上各一個小時,

野馬都一大早就起床準備,先打理好公公,然後迫不及待地出門,

下午就在台北榮總四周閒晃到處席地而坐,公園看鴿子,

就為了等待晚上的會客時間到來...

 

我的先生始終是這麼負責任的一個人,

就連國道警察都非常地讚許,

即使是車子行進中已經出現了意識模糊的情況下,

還能咬著牙撐下去,努力把傷害降到最低...

我的先生真的是最棒的老公、最有責任感的爸爸,

為了讓我們過更好的生活,每日每月馬不停蹄的工作,

很少很少會讓自己有休息的時間,

他就是這麼有肩膀,一直以來。

 

擦乾了眼淚,我想說的是,

謝謝今天以前的十八年,你對我的付出,對我的好,

願意去包容我的倔強與無理取鬧。

那麼,現在開始的未來,

也請你放心的相信我,我只要你好好活著,

你所擔心的一切都交給我,

即便是未來就只能粗茶淡飯,

只要我們全家能在一起,一切都甘之如飴。

不能去日本了也沒所謂,機票我也退了,

就算是只能陪你去公園曬曬太陽,我也願意。

 

這陣子,野馬都放生自己在醫院徘徊,

等到糟老頭轉普通病房後也會陪伴左右,積極治療。

文章暫不更新、也無暇無心拜訪各位。

糟老頭的命是好不容易撿回來的,是恩典也是奇蹟,

未來復健的路更是漫長的開始。

謝謝大家的關心,也請各位不要留言了,

謝謝大家的關心,也請各位不要留言了,

謝謝大家的關心,也請各位不要留言了,

在心裏默默的為我們支持打氣就好。

如果有野馬Line的好友有事可以敲我,

若有空檔的時候會回覆。

 

感謝野馬姐姐的積極爭取,讓糟老頭有最好的醫療資源...

感謝所有家人的陪伴與協助,

還有我最可愛的小姑每天自願當嫂子的車伕,

讓野馬可以無後顧之憂的照顧先生...

感謝所有的同事,妳們對我的好銘記在心...

感謝林大少、林夫人義無反顧全力相挺...

感謝第一時間報警的駕駛,我不認識你,但是由衷感激...

感謝國道公路警察第一分隊的即時救援...

感謝屏東某大醫院低調的神經外科陳醫師無私的協助...

感謝高雄榮總神經外科林大醫師特別關照...

感謝台北榮總神經內科李怡慧主治醫師...

感謝台北榮總神經內科林浚仁主治醫師...

感謝台北榮總腦中風加護病房住院醫師林易徵醫師...

感謝台北榮總復健醫學部蔡佳容、黃于芳、曹瑋廷治療師..

感謝台北榮總所有細心與盡責的醫療團隊...

感謝每一位關心我們、愛我們、幫助過我們的人...

 

糟老頭跟野馬會手牽手走過這一切的,

相信雨過就會天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馬KiKi 的頭像
野馬KiKi

就在這裏落腳吧,目前進行整修工程...

野馬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