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一日野馬復職的第一天,

早晨一邊化妝,一邊耳提面命糟老頭阿哩阿渣許多事,

要他別忘多喝水,健保卡跟錢放置背包的暗袋裏,

提醒他一個人使用復健器材時要格外小心...

送糟老頭到了醫院大門口,看著他獨自走向復健室的背影,

野馬終於按耐不住潸然淚下,

有多一點捨不得的成份,和些許的喜悅...

 

雞蛋花

 

感謝公司與主管的體諒與安排,

讓野馬可以調到離家僅幾百公尺的駐點,

上班時間剛好可以配合早上先送糟老頭去醫院復健,

糟老頭下午也會去倉庫打點小雜,貼補家用。

不再是時時刻刻黏在一塊其實也挺好的,

至少不用照單全收他沒來由的壞情緒,更懂得珍惜。

偶爾他會自己散步去等我下班,送飲料給我喝,

也會嘰嘰喳喳、迫不及待地要跟我分享一整天發生的事,

像極了孩子般滿心期待著聽見媽媽的讚美...

 

野馬只要休假的時候,

也會一如往常地陪伴糟老頭去醫院復健,

與治療師談論他最近復健的近況,

和熟識的病患與家屬閒話家常...

他們都誇糟老頭又獨立,近來進步也是突飛猛進,

排隊掛號繳費、穿脫外套、開水壺倒水、整理彈繃...

那些原本都是野馬會做好好的事,

現在糟老頭則是自己來,完全不假手於人,

我們彼此又往前跨越了一大步,感覺真的很棒...

 

二月初的某天,

臺北榮總的神經內科主治醫師林浚仁醫師,

特地幫糟老頭安排了腦部超音波與磁振造影兩項檢查,

尷尬的是兩項檢查中間剛好相隔十二小時,

就這樣,

野馬半拖著糟老頭搭客運→步行→轉捷運→接駁車,

整天下來桃園至台北來回了四趟,總共游移了93公里,

野馬終於是在半哄半騙中完成這項艱難的任務,

超酷,真的好有成就感...

 

三月初糟老頭一直囔囔著想回老家給岳父上香,

也確實糟老頭病發後這一年以來,我們的確很少回去,

那天我們也成功號召了哥哥、姊姊全家,

一起回白沙屯給陳老北熱鬧熱鬧...(正港臺灣好女婿

他還說今年的清明節也想回大溪掃墓,

野馬有特別交代堂弟們要小心照應糟老頭的安全

先撇開能幫上多少忙不說,至少他有心。

 

幾天前,

糟老頭終於挑戰一個人去吃早餐,成功,

因為腦中風後嚴重失語與右側半癱,

有好長好長的一段日子裏,糟老頭非常恐懼面對人群,

無法克服自己身體上的缺陷,無法面對異樣的眼光,

無法清楚完整的去表達,無法接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那天在野馬的鼓勵之下,他終於自己辦到了,

去我們常去的那間早午餐,點了火腿蛋吐司與中杯溫豆漿,

他選了個靠近角落的位置慢慢吃早餐,用劃餐取代點餐,

野馬以他為驕傲,至少他漸漸地願意走向人群...

 

一年了,我們看似失去不少,卻也獲得許多...

因為糟老頭突如其來的腦中風,

讓我們原本安逸的生活頓時天崩地裂;

因為害怕失去,使彼此更加相知相惜;

因為身處逆境,讓我們更有咬著牙也非得往前走的勇氣,

野馬更是花了一整年的時間,

仔仔細細的鑽研有關腦中風的前因後果與相對醫療。

感謝生命中的那些不美好,讓我們更懂得去珍惜擁有,

感謝一路上所有關心我們、愛我們、保護我們的人,

感謝姊姊始終如一扮演著野馬心靈導師的角色,

感謝一年前的三月二十六日這一天,

讓我們對人生有了全新的啟發...

其實生老病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存在內心的恐懼,

而我們只是提早出發,去學習接受與面對,

很高興我們始終肩並著肩一起走過每一哩路。

縱然這一年來有多少的苦心竭力,

就連我也想像不到自己的韌性能如此堅強,

野馬更是累到冒出好幾根白頭髮,也努力做到不抱怨,

終於又看見希望,真好...

 

糟老頭一年前大中風初期↓

右側上肢✰✰✰✰✰

右側下肢✰✰✰✰✰

語言障礙✰✰✰✰✰

生活自理✰✰✰✰✰

經過了一年的復健課程與針灸雙管齊下↓

右側上肢★✰✰✰✰

右側下肢★★★★✰

語言障礙★★★✰✰

生活自理★★★✰✰

親愛的右手,明天也請繼續努力啊...(乖,別氣餒)

 

 

 

若摸不著頭緒請看→最漫長的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馬KiKi 的頭像
野馬KiKi

就在這裏落腳吧,目前進行整修工程...

野馬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