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八點十分,

看著群組傳來飛機準備起飛的照片,

微微笑,隔著手機螢幕揮揮手,

趕著出門做復健,

這是糟老頭病發後的第68天...

太陽照常東升西落,我們仍舊每天跟時間賽跑,

每個禮拜三次的針灸、四天的復健課程,

還有固定時間回到台北榮總看門診,忙碌的很...

 

紀錄

 

糟老頭右腳復原得快,

除了剛出院前兩週的否定期,災難片幾乎每天上演。

現在已經可以不仰賴拐杖慢慢行走了,

只是語言神經跟右手的部份傷得比較嚴重,

還需要多一點時間努力,目前想找人吵架都苦無對象...

 

一路走來,我們都遇到很好的醫師,

還有復健室裏的叔叔阿姨們,總是給我們很多的鼓勵、打氣。

我們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

可以一起悠閒的吃頓早餐、坐在公園發呆,每天膩在一塊,

或許這一切都是老天爺處心積慮的安排,

讓我們夫妻可以重新檢視彼此。

 

從一開始野馬只能憑著直覺跟眼神去摸索,

糟老頭需要甚麼?哪裏疼了不舒服?去接受他所有的情緒...

到能說出一些簡單的單字,就像孩子般牙牙學語。

五月初開始會出其不意地哼起朗朗上口的老歌,

小城故事、心事誰人知、羅大佑的火車跟愛國歌曲...

糟老頭似乎已經換了個腦袋,也特別愛撒嬌。

五月中開始能說出較完整的句子↓

半夜突然對我說,

老婆,我要麻煩妳煮麵麵給我吃...(廣東腔)

那天當兵的朋友來家裏吃飯,他看著我說,

妳坐著,我去洗碗就好...(驚)

吃飯吃到一半忽然走去房間躺在床上,

我眼睛痛了,想要瞇著一下...

 

睡前會不斷背著家人的名字,

但是一進到教室被語言治療師唱到名,

就會緊張過度全部忘光光,

看著糟老頭焦慮到不停地跳針又答非所問,

野馬真的好心疼,好想立刻上前抱抱他。

 

禮拜一出門前有先答應糟老頭,

等針灸完要帶他去復興鄉走走,

然後再一起去吃我們最愛的劉老爹山產。

只是車子啟動後,看他喜孜孜雀躍地望著窗外,

額頭上方還有著針灸後殘留的一道長長血跡,

野馬瞬間鼻酸,一邊用濕紙巾幫他擦拭。

 

 

紀錄1

紀錄2

紀錄3

  ↑出院前61.9KG

 

紀錄4

 ↑出院後一個月68KG

 

紀錄5

  ↑下著傾盆大雨的早晨,整個教室空蕩蕩只有我們兩個人...

 

 

這就是糟老頭腦中風發病的第68天,

我們說好的要繼續跟時間賽跑,

要一直手牽手、微笑著,一起面對,

然後每天在你耳邊輕輕地說聲,晚安,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野馬KiKi 的頭像
野馬KiKi

就在這裏落腳吧,目前進行整修工程...

野馬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